重生之皇后今天也想和离

第一章 毒酒赐死(1 / 2)

最新网址:www.xs.l</p>盛和十二年春,叶贵妃生辰。按照往年的规矩,这一日必定张灯结彩,红毡铺地,一派兴盛奢华,任由谁看到那般场景,都会不由得感慨一句荣宠在身。

只是今年情况格外不同。

原本应该热闹的安庆宫中四面寂静无声,荒草丛生,墙角处的蜘蛛网沾着些灰尘,处处看得出让人窒息的冰凉残颓。

叶琳琅躺在精雕细琢的紫檀木床上,身上盖的被子却与这张床显得格格不入,粗糙的针线和从缝隙露出来的棉花可以见得这分明是内务府今年分不出去的劣等货。

她整个人骨瘦如柴,形同枯槁,倘若不是尚有呼吸,简直同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谁能想得到,眼前这个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女子,就是坊间传闻中最令世人艳羡的叶琳琅?

“圣旨到——叶贵妃接旨——”荒凉的清冷之中,骤然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惊扰,叶琳琅猛然间被惊醒,眼见着一宦官闯进来,趾高气扬的高喝道。

对方身着一袭华服,富丽非常,颐指气使的捧着一封圣旨掐着嗓子指着叶琳琅。

叶琳琅已经三天未进水米,挣扎了许久才勉强起身,许是太监嫌她动作太慢,嫌恶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贵妃娘娘就跪在床上接旨吧。”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叶将军以权谋私,勾结敌国,致使边疆大乱,民不聊生,谋逆大罪证据确凿,满门抄斩,然叶贵妃入宫侍奉多年,朕念旧情特赐毒酒一杯,以儆效尤,钦此!”

叶琳琅听着听着,猛地瞪大了双眼,她在这一刻仿佛置身冰窖之中,只觉得由内而外的发冷,让她禁不住颤抖起来,她不敢置信的抬眼怒道:“不可能,皇上怎么会这样对我?!”

前些日子突然有大臣上奏称自己父亲勾结外军企图谋逆,皇上是为了给众人作出一个样子,才不得已将自己打入冷宫准备彻查。

那个时候皇上满眼温柔的告诉自己一定会尽快查明真相,把自己放出来。

自己分明也写信问过父亲,知晓父亲绝对没有反心,那为何……

宦官神色复杂的看了叶琳琅一眼,有点儿嘲讽地说道:“真不知道应不应该同情贵妃娘娘,都死到临头了,还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死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你假传圣旨,是不是后宫有人要害我?”

宦官不回答,有些嘲讽地走过去,准备直接把毒酒给叶琳琅灌下去,哪知他这刚走到床边,叶琳琅猛得直起身,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

宦官疼的嗷一嗓子,一巴掌将叶琳琅打了出去,再摸耳朵的时候,只觉得一手粘腻。

被打的起不来的叶琳琅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她的声音森然,宛如鬼魅,“我与皇上年少之时一见钟情,这些年恩爱两不疑,他才不会杀我,你们这些阉人胆敢假传圣旨,怕不是活腻了。”

她正说着,屋内光线一暗,陆云商一身明黄色龙袍走进来,他一脸冷漠,看向叶琳琅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叶琳琅心头一喜,正想要说话,就见陆云商接过宦官手中的酒杯,将毒酒递到了自己的唇边。

“叶琳琅,喝了它。”